上东城市建设职业学院
发布时间:2019-12-14

您在创作手记中还提到了在《汉声》杂志的那段工作经历对您创作的影响,《汉声》杂志一直致力于记录民间文化和民间手工艺,除了布艺之外,《乌龟一家去看海》里那一整页红色、黑色的鱼,好像有一点民间剪纸的影子,然后有些穿山过海的场景设计又有一点传统水墨的味道,而这次《一只特立独行的猪》里又有对传统版画、汉砖的借鉴,能具体谈谈在《汉声》期间,您接触到了哪些您感兴趣的民间手工艺?除了布艺之外,还有哪些民间手工艺或是艺术形式对您的创作产生了影响?

在《2046》中,周慕云将自己一生爱过的女人编进自己的小说,小说发生在一架未来的列车上,列车的目的地据说叫2046,只有不想改变的人才去这个地方,在那里可以找回失去的记忆。周慕云借用笔下的角色抒发自己在《花样年华》失落的情感:“我去2046,是因为我以为她在那里等我,但我找不到她。我很想知道她到底喜不喜欢我,但我始终得不到答案。她的答案就像一个秘密,永远不会有人知道。”只是,当小说中的角色最终抵达了那个“乌托邦”,却发现自己想要找回来的心上人不在那里,这是一个绝妙的讽刺,原来“2046”里并没有想象中不改变的东西。究竟记忆不可靠还是爱情不可靠,或者,在何去何从的动荡中,没有什么是不可改变的,如同承诺。于是,周慕云在小说里创作出的“我”选择离开“2046”,投入不可知的夜色。但是这毕竟不是一个毁灭的结局,当周慕云把秘密永远地留给墙上的洞穴后,他似乎获得了一些喘息的空间,带着他的潮湿的记忆走进下一个世代。

当然,我们回过头再去重看《阿飞正传》,尽管这部电影的几位主演后来被证明几乎都是华语流行文化中重要的符号性人物,可是这部作品毫无疑问依然是香港电影史的一个异数。即使放到今天的语境来看,《阿飞正传》的主人公们绝不仅仅是都市里的痴男怨女那么简单,他们的反抗和绝望、妥协与毁灭都有着不可忽视的象征意义。

现为复旦大学文史研究院博士后研究员的陆辰叶博士发表了题为《多罗那他〈七系付法传〉中的传承脉络研究》的报告。《七系付法传》是明代觉囊派高僧多罗那他仅次于其《印度佛教史》的另一部重要佛教史著作。在这部作品中,多罗那他描述了59位印度大成就者们的生平与谱系,以及通过这些师资相传所形成的谱系与藏传佛教几大教法传轨之形成的历史。陆辰叶博士利用佛教语文学的方法,细致地解读和分析了多罗那他这部珍贵的藏传佛教史类作品,清晰地勾勒出了“大手印教授”、“拙火”、“羯磨手印”、“光明教授”、“生起次第传承”、“辞句传承”、“别传口诀传承”等七系传承。

深耕普惠金融服务人民大众。习总书记指出,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党的奋斗目标。优质的金融服务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重要内容,是增强人民群众获得感的重要方面。普惠金融前提是“普”,核心是“惠”。服务好、保护好、发展好金融消费者的合法权益既是各类银行业金融机构的法定义务,也是立足市场定位不断获客进而发展壮大的前提,二者的出发点、落脚点完全一致。在现代技术条件下和全球化金融市场中,银行业服务人民大众的金融产品和手段是更加丰富而不是不断减少了,服务人民大众的能力和本领是不断增强了而不是日益衰弱了。言而有信、公平买卖、童叟无欺、不欺不诈自古是做人根本和为商之道。市场约束和金融监管固然重要,银行家对消费者的“情怀”与“感恩”更加重要。

而在现代社会中,他们的一个典型形象便是克里斯马式的人物,他们成为现代社会的新神!

因此,启蒙的一个潜在的目的也便由此展现,即人类能够通过自身的理性来设计和构建出完美的社会,以此保护公民的利益与权利。因此当我们按照这一理路来理解艾芙琳的观点时便会发现,她几乎非常坚定地站在启蒙一边,即相信个人有责任来保卫自身的权利以及有义务对社会的安定奉献自身的努力。因此,超人便成了其中最大的阻碍,因为他的存在,人们抛弃了自身的权利与义务,最终变成强势他者的奴隶。在这里,艾芙琳再次为我们指出,与娱乐至死同时规训人类的还有威权人物,即克里斯马。按照卡尔·施密特的观念,启蒙的众多基本观念不过是对于中世纪神学概念的世俗化,那么我们或许也就可以说,对于上帝的信仰与情感开始转向克里斯马式的领袖人物。这一点在近代历史屡见不鲜。

我们要为自主创新点赞,但也要警惕拿自主创新制造噱头的行为。一项技术不能因为戴着“为国争光”的帽子就不容许讨论,否则是对那些脚踏实地者的极大不公。

还有我必须说的一点,就是悬念,足球悬念太大。当然大得实在有点太过分了,所以这也影响它的魅力。我把这个课题留在下一讲。

为推广侨耻日的理念,维多利亚中华会馆总馆还利用了“班本”这种粤剧文体进行宣传,将对《移民法》的控诉浓缩在800字内,制成传单在当地发放。虽然失去了戏班的支持,维多利亚的华人精英依然将戏剧这种大众娱乐形式作为推广侨耻日活动的手段,以娱乐活动为形式表达纪念性和政治性的内涵。作为倡立侨耻日的机构,中华会馆总馆除了在维多利亚组织默哀、演讲、向当地英文报刊投稿讲述纪念活动、监督民众不悬挂国旗并佩戴纪念章之外,也要负责向国内报刊通告此事,并让当地华文报纸和中文月份牌都加入“七一耻辱纪念日”字样。如此安排意味着,侨耻日主要功能是对内志耻,而非对加拿大政府发表诉求,并没有抗争的目的,也几乎不介入加拿大的公共领域。

也就是说,按主展馆闭馆三年计算,参加此次考试的很多孩子根本就没有机会进博物院,或者还是几年前进过,让孩子们怎么答题?“博物院套餐”试题,又如何建立学生与博物院的现实联系?

但即使如此,现代社会中的超级英雄却成为了新信仰中的神祇。电影中的温斯顿必然会赞成这一点,因为也正是在这一信仰下他开始通过消费时代的造神(偶像)手段来打造这些“新神”。所以通过对于弹力女的改造,我们看到的完全是现代真人秀节目所进行的一系列造就偶像的方法。而当屏幕关闭,这些新神脱掉制服,重新变成普通人继续自己的个人与家庭生活,而这也就意味着凡人的苦恼他们一个都难以逃脱。因此当超能先生发现自己要待在家里照顾孩子时,他就变成了一个普通的“家庭煮男”而遭遇一系列哭笑不得的现实生活之打击。

足球比较特别,足球这项运动对不同种族非常公平,哪个种族都可以玩,都可以玩得非常好。你看黑种人有贝利,白种人克鲁伊夫。我们黄种人不是有点劣势吗。但我认为世界最伟大的还不止那两位,还有马拉多纳。马拉多纳什么种族?混血,所谓杂种优势。我没有骂人,你们在座的,包括我,我们在五胡乱华那会儿,都融进了胡人血统,在一定程度都是杂种。尽管他的血统比较复杂,他血统里面成分比较大的应该是印第安的血统,而印第安的血统跟黄种人的血统最为接近,从某种意义上说马拉多纳是我们黄种人的一员。足球在这方面真的非常之公正,都可以玩。当年荷兰的三剑客,古力特、里杰卡尔德、巴斯滕,其中最矮的大概1米88,最高的1米90多,三个人的球踢得不得了。而球王马拉多纳身高1米65。这个游戏高的可以玩,矮的可以玩,黑人、黄人、白人,全可以玩。现在日本人的足球玩得非常好,全世界球队最像巴西的是日本,对塞内加尔那场球你别看打得那么吃力,但在禁区里可以有细致的短传,这个球队前途不可限量。

诗歌评论和诗歌真的是分得太开了,评论家们把所有的文本放在他们的框架里面是没有意义的。文字要写得最贴近事物的真相,很多人写飘了,写作的方法就是要贴近事物的真相,而不是炫技。

张怡微认为,小说与城市间的密切关系是显而易见的。人们习惯在物质现实中搜集城市符号,并在小说记忆中得以印证。而百年以来,海派文学可以被看作为上海这座城市的一个宏大叙事。在海派文学中,人们能够感受到旧上海置身于世界殖民体系之中的靡丽堕落;以及建国后为摆脱这一殖民体系的影响,向工业城市迈进的历程;而如今,上海的城市功能再度发生了变化,成为了一个以经济金融为中心的服务和消费型城市。海派文学所包含的,正是上海百年来的种种历史变迁。

余秀华在访谈中说:“很遗憾的是,我的深情都随风而逝,打个比方,我见到某一个人,我以为无论在什么情况下我可以随着他,不管他在不在乎、对我怎么样,我可以跟他一辈子,但是这样的想法一般没有超过两年,到了我四十岁现阶段没有超过半年。”

再说第二种结合,就是它把宏观和微观很好地结合起来了。绿茵场105米长,上有蓝天下有草地,场面确实看着很养眼,舒服,壮观。但同时一过一的小场面,非常精妙。再有一个就是90分钟的时长。原来篮球没这么长,一看不行,也得学习它。没有一定的时长就没有情节,就没有故事。而这么长的90分钟内,其实就这么几个要命的时点。作家柳青曾经说过这么一句话:“历史就像人生一样,关键的时候就那么几步”。也就是说无论在球场上,还是你的人生中,给你的机会就两三次,甚至一两次,抓着了就是好家伙,抓不着回家去吧。希望与等待是人生的奥秘之一。足球对人生的这一点模拟得真好。要是10分钟的游戏就没这个名堂。

尽管鸦片战争之后中国的移民潮中前往加拿大的人数只占外流人口总数中的极小一部分,但清政府要求美国驻外机构协助华人建立社团。1884年,清政府要求驻旧金山领馆在维多利亚市建立中华会馆总馆,协助华工对抗当地日益严苛的征收人头税的法案。该馆成立后,呼吁在加华人每人出资2加元,在各地自建中华会馆,但其他会馆和总馆之间相互独立。其他华人团体也在这一时期发展,有基于血缘、乡缘和行业的团体,也有带政治目标的机构,与同一时期加拿大的情况相似。加拿大致公堂在1886年建立,并将总部建在维多利亚。1908年,清政府在加拿大首都渥太华和温哥华建立了领事馆,让温哥华成为了加拿大西部唯一受到官方力量直接影响的区域。在《移民法》颁布前,这些机构以不同的方式合作,为改善华人境遇寻求出路。办报便是其中之一。前述《大汉公报》为致公堂的机关报,冯自由曾担任主笔。国民党的机关报《醒华日报》则在多伦多出版。从影响力和报纸内容的丰富程度来说,《大汉公报》都胜《醒华日报》一筹,尤其该报详细记录了英属哥伦比亚省的华人的生活,以及加拿大和中国国内的新闻。在有关侨耻日的报道上,《大汉公报》提供了极为丰富且不可多得的材料。加上以中华会馆为代表的华人社团很少留下资料,且自《移民法》实施后官方史料也鲜少留存,导致报刊史料之外的旁证稀缺,故只能从《大汉公报》和英文报纸中留下的记载梳理关于侨耻日的历史。

足球比较特别,足球这项运动对不同种族非常公平,哪个种族都可以玩,都可以玩得非常好。你看黑种人有贝利,白种人克鲁伊夫。我们黄种人不是有点劣势吗。但我认为世界最伟大的还不止那两位,还有马拉多纳。马拉多纳什么种族?混血,所谓杂种优势。我没有骂人,你们在座的,包括我,我们在五胡乱华那会儿,都融进了胡人血统,在一定程度都是杂种。尽管他的血统比较复杂,他血统里面成分比较大的应该是印第安的血统,而印第安的血统跟黄种人的血统最为接近,从某种意义上说马拉多纳是我们黄种人的一员。足球在这方面真的非常之公正,都可以玩。当年荷兰的三剑客,古力特、里杰卡尔德、巴斯滕,其中最矮的大概1米88,最高的1米90多,三个人的球踢得不得了。而球王马拉多纳身高1米65。这个游戏高的可以玩,矮的可以玩,黑人、黄人、白人,全可以玩。现在日本人的足球玩得非常好,全世界球队最像巴西的是日本,对塞内加尔那场球你别看打得那么吃力,但在禁区里可以有细致的短传,这个球队前途不可限量。

“他的每一部小说外壳都不一样,但精神是一样的。” 冯涛觉得诺奖对石黑一雄的评价一语中的。此外,瑞典学院还总结了石黑一雄的小说创作中三个关键词“记忆”、“时间”和“自我欺骗”,“他每部作品剥开看写的都是这三个主题。”

创作近40年,石黑一雄写了8本小说。对于一个职业作家,这是一个很难想象的低产量。

还有我必须说的一点,就是悬念,足球悬念太大。当然大得实在有点太过分了,所以这也影响它的魅力。我把这个课题留在下一讲。

今天我们再一次回过头去看《阿飞正传》这部作品,它的重要性依然是不言而喻的。不论是电影中独特的文学性,还是对时间的迷恋;无论是破碎的叙事,还是特立独行的人物,让喜欢它的人们感受到自己身上另类性(alternative)的文化指征。不单如此,当这部电影通过盗版光碟和网络传播到中国大陆之后,在不同代际的影迷那里同样产生了持续的影响力,即使是今天走进影院第一次观看这部电影的观众也同样可以获得一种认同感。这或许因为,本质上我们对身份的焦虑和对时间的不确定感是一致的。没有人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在我们与这个世界一同进入后现代的文化语境之中的,在国家和民族越来越成为虚妄的概念的今天,何去何从依然是新世界里我们面对的难题。

从1980年代的“伤痕美术”到如今蕴含传统中国画韵味的作品,何多苓的创作一直在变,但始终着眼于诗意,其敏感、天然的特质付诸笔端,体现出具有生命力的单纯感与包含超越性的空灵意境。尽管艺评人对他的作品生发出诸多定义,但何多苓关注的是“作品本身是不是一张好画”。

在多样的自然环境中,远古居民进行着狩猎捕鱼以及植物采集等基本的生产活动,并开始了定居生活。在打制陶器、石器这类实用工具之外,绳文人也制作出了装饰品以及陶偶、石棒等仪式器具。

至于小猪想传达的精神,一个是勇于反抗生活给予人的设置,还有一个,我希望能传达出要勇于反抗单一价值观,也就是现在奉行的,以金钱为唯一衡量准则的价值观。希望家长们能够鼓励孩子们不要只专注于那些有用的本领,而让他们成为拥有诸多“无用”本领的受益者。

张宁:我小时候很喜欢画画,那时唯一的工具就是纸笔。后来慢慢接触工艺美术之后,发觉自己被它的独特之处吸引。选择布艺,是与从小就看妈妈绣花这件事有关。又因为曾经想过去学面料设计,而对布这种材料相对熟悉与喜爱,于是进而有了《乌龟一家去看海》和《一只特立独行的猪》。在这两本书的创作过程中,我还经常会发现布艺这种工艺美术技法的多面性,以及由于它与其他工艺美术类别的相通之处而形成更多面貌的可塑性。这种可以不断探索发现的乐趣十分吸引我,因此至少在下本书中,我还会继续沿用这一方式来创作。

《重庆森林》《堕落天使》可以看做是一部电影的上下集,尽管是相对轻松的拼接式爱情小品,骨子里还是在讨论边缘人物自我迷失的身份困境。这两部的电影主题有相似之处,都市中没有交集的人和人之间的相遇和错失。所有的人物都处在一个或边缘或自我放逐的处境之中,可以说是王家卫的电影中香港城市元素运用最多的作品。这两部电影没有挪用历史时空,直接探讨当下香港人的处境。这群人或在焦虑“什么东西都有一个期限”,或用“一边戴墨镜一边穿雨衣”的办法对抗不安全感,或无法开口谈爱,只能用收藏垃圾或者潜入对方房间的方式获得安慰。

在草创期·早期·前期,绳文人通过使用各种道具在陶器表面绘制趣味性十足的纹饰来对美进行阐释;进入中期后,人们开始通过在容器表面黏附粘土这步工艺来为陶器注入美感。最具代表性的便是火焰形陶器上的立体装饰物;后期·晚期纹饰的特征则表现为用木棒、刮铲等来刻画线条追求构图之美。

《舆服志》中说:“贾人不得乘车马。”汉代商人不得乘坐车马的规定约始于高祖平定天下以后,并非汉代立国伊始:“天下已平,高祖乃令贾人不得衣丝乘车。”但这项禁令没有得到很好的执行,惠帝、高后时,商人已经“千里游敖,冠盖相望,乘坚策肥”。颜师古注曰:“坚谓好车也。”王振铎在其著述文中说道,“除个别时期外,地主、商贾亦可纳税备用。”《史记·平准书》载:“异时算轺车贾人缗钱皆有差,请算如故。……非吏比者三老、北边骑士,轺车以一算,商贾人轺车二算,船五丈以上一算。”王振铎认为,尽管商人的税金比三老高一倍,但是(汉武帝)政府还是给了他们坐车船的权利。笔者以为,政府是不是给予商人以这种权利值得商榷,但对商人之车课收高额税金,恐怕不是一种支持的态度。有汉一代,都没有允许商人乘车的官方说法,只是政府对于普通车马的礼仪规范执行得比较宽松而已。

距离现在最近的一个节气是小暑,蒙曼写:“民谚说‘小暑大暑,上蒸下煮’,每到这个时候,真是学生厌学,佳人倦绣……若能抛开手头的活计,找个开阔的水面坐下来,披襟散发,享受几缕清风,再约几个知己,随意吃点酒肉浮一大白,真是人间快事。”而这种情致,在唐代元结那里实现了。他在《石鱼湖上醉歌》中写:“石鱼湖,似洞庭,夏水欲满君山青。山为樽,水为沼,酒徒历历坐洲岛。长风连日作大浪,不能废人运酒舫。我持长瓢坐巴丘,酌饮四坐以散愁。”

学者们早已清晰地意识到对《开成石经》威胁最大的莫过于地震。于是在监修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上,委员张继便提议给《开成石经》加制钢筋水泥梁柱以求防震,此提议得到了各方面的赞同,并由梁思成设计加固。

你在大学期间有什么事是想做而不敢做的吗?

现立于西安孔庙内的《石台孝经》与《开成石经》正是“庙学合一”的历史见证。正如北宋真宗所言“讲学道义,贵在庙庭”。


无锡云物雕塑艺术工程有限公司